<source id="ic32f"></source>
<b id="ic32f"><address id="ic32f"><thead id="ic32f"></thead></address></b>
    1. <source id="ic32f"><track id="ic32f"></track></source>

      <tt id="ic32f"><tbody id="ic32f"></tbody></tt>
      <delect id="ic32f"><th id="ic32f"></th></delect>
      <tt id="ic32f"></tt>

        “307號令”修改接近尾聲 汽車再制造產業鏈有望重構

        發布時間:發布日期:2021-05-27

        訪談嘉賓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董 揚

          中國汽車工業咨詢委員會副主任…………………………………胡茂元

          廣州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研究院院長…………………………王秋景

          原中國汽車工業公司總經理、原第一汽車制造廠廠長 ………… 李剛

          陜西汽車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董事長……………………………張玉浦


          編前:近日,中國汽車報獲悉國務院第307號令(以下簡稱“307號令”)的相關修改工作已經基本完成。商務部在擬定草稿中已寫入“加快物資回收,舊車拆解,不再需要‘307號令’批準?!边@意味著整車企業可以進行后續汽車相關零部件回收、改造工作,而零部件改裝優化后的成本優勢,也將惠及消費者。日前,董揚、胡茂元、王秋景、李剛、張玉浦五位業內專家就該問題接受了中國汽車報專訪。


          據了解,自2001年起,“307號令”針對報廢車輛回收管理的諸多細節,制定詳細規定限制老舊零部件回收流通。其中,要求報廢車輛回收企業必須拆解回收報廢汽車,并把拆解的五大總成當作廢金屬,交售給指定鋼鐵企業作為冶煉原料處理;其他拆解后能夠繼續使用的零配件可進行出售,但必須標明“報廢汽車回用件”。


          該條例嚴格禁止汽車五大總成舊件回收,使得舊件回收企業和再制造企業一直受到舊件來源限制困擾,整車企業更無權插手這一環節。但外界關于適度放開“五大總成”強制回爐規定,鼓勵相關零部件回收技術進步,讓整車企業參與乃至于全行業進行技術合作,解決老舊零部件供需平衡的呼聲始終持續不斷。


            掃清政策障礙是第一步

          《中國汽車報》:中國汽車企業目前在老舊零部件回收、再造方面的發展水平如何?

          胡茂元:上汽集團原來關于發動機、變速器等都有一些考慮循環經濟的做法和技術,為此還專門籌備了做循環經濟的廠區,另外上汽大眾也做過這項工作,我們彼此之間在技術上也有交流。

          王秋景:關于零部件材料回收的問題,廣汽產品開發部已經加入相關部門組織的課題組,按照汽車行業的相關標準,進行零部件回收、改良開發,但目前這項工作究竟進行到什么程度,由于我剛調任該職位還不太清楚。

          李剛:目前錫柴已建有老舊發動機改裝廠。用過二三十年的老舊發動機,經返修、改造之后幾乎可以達到全新狀態,但價格卻十分便宜。

          《中國汽車報》:目前在汽車老舊零部件回收和再制造的政策上,需要進行哪些調整?

          董揚:汽車行業舊車輛的報廢、回收、再利用,多年來一直受到“307號令”的影響?!?/span>307號令”規定汽車報廢后,須當作廢品進行處理。發動機、變速器等必須做砸碎處理,相關零部件的回收、拆解工作必須由國家批準的物資回收企業來完成,其他單位不可插手。

          該法令已經不太符合目前汽車行業的發展。從汽車生產的角度出發,汽車生產過程中有很大一部分屬于再制造,如果直接報廢發動機等零部件,就無法進行這項工作。

          王秋景:就目前汽車行業而言,對于老舊零部件回收改造的關注度還不是很高,因為新能源汽車、無人駕駛等技術是目前各企業關注的熱點。并且由于老舊零部件改造牽扯到很多行業,其他行業的零部件材料能否回收,依舊是一個未知數。

          另外,老舊零部件回收相關技術的研發成本非常高。而目前的汽車行業有別于三十年前的情況,當時,很多關鍵零部件技術都是由整車廠自掏腰包支撐其發展,而現在關鍵零部件則是由整車廠最終選擇搭載哪一款零部件到批量生產的車輛上。如此,一些零部件掌握在整車廠手上,事實上加大了控制可回收材料的使用難度。

          李剛:中國汽車工業老舊零部件再回收、制造問題需要得到重視。類似于發動機、變速器內某一個零件壞掉,就需要更換整個發動機或變速器、動力總成的現象應該得到改善。如果能有相應的老舊零部件改造機制,將會節約很多資源。對于消費者而言,也將節省購車和使用成本。

          張玉浦:我國商用車相比乘用車而言,在相關零部件改造方面面臨的問題更為突出。因為乘用車可作為二手車,但二手商用車幾乎沒有。從成本角度出發,如果商用車零部件能夠實現二次利用,會對降低成本產生明顯效果。


            完善零部件再利用產業鏈

          《中國汽車報》:目前,我國在汽車老舊零部件回收、改造方面發展相對緩慢,國外有哪些可供借鑒的經驗?

          董揚:目前汽車相關零部件回收、再造的國際經驗是,整車從設計時需要提前考慮零部件再循環。汽車零部件的循環再利用,應是一個完整的產業鏈條,整車廠需要參與其中,而不是由另外的企業介入去切斷這條完整的產業鏈。而此前的“307號令”在車輛回收環節上僅局限于物資回收企業,導致汽車生產企業造車、交通部門主管車輛運行和車輛回收三者分離,這種模式存在問題。

          李剛:目前,我國很多老舊零部件未能充分利用。反觀美國汽車工業,他們的整車報廢機制相對完善。在美國零部件改裝廠,隨處可以找到可供更換的零部件,這些經過改良后的老舊零部件,以相當低廉的價格出售。例如在發動機機床改造上,美國格里森公司在汽車后橋螺旋傘齒輪改造方面非常先進。車后橋等零部件經過多年使用后,送去進行翻新處理,再造后的精度幾乎和新零件相差無幾,但價格卻便宜近一半。目前,汽車的發動機已有再制造技術,但車輛前后橋、變速器等都還未大規模開展再制造。


            重視可循環材料開發

          《中國汽車報》:我國發展老舊零部件改造,這樣的循環經濟需要解決哪些問題?

          胡茂元:目前開展循環經濟的車企并不多,因為從需求角度來看,這并不是非常急需的環節。但各企業在發展“修舊利廢”的循環經濟方面,也在努力補課。

          然而,循環經濟廢舊零部件再利用需要一個過程,除了相關法律法規的不斷推進和完善,也需要大家達成一個共識。如果將廢舊零部件改良后再利用,其實還存在一個誠信問題,這就需要市場和整車廠之間在產品上相互信任。從汽車行業角度來看,這種循環經濟應該是老舊零部件回收再利用的一條出路。另外,廢舊零部件的改裝利用過程,客觀上也能夠促進相關行業的再就業。

          王秋景:當前,整車企業基本都是集中精力研究整車集成技術,如果在零部件供應環節,無法實現可回收材料的應用,將直接制約整車廠對于可回收材料的使用。即便現在汽車零部件材料都改用可回收材料,但該材料的研發也需要一個過程。我剛參加工作時關于報廢車輛零部件的回收研究工作就已經進行,但直到現在,這方面技術進展仍然比較緩慢。

          張玉浦:目前,我國商用車零部件的均衡使用“壽命”并不長,處理好老舊零部件的循環利用問題就顯得尤為重要。但零部件的再利用能否順利進行,關鍵在于“再生”零部件后續質量把關是否嚴格。

          另外,相關法律法規建設也需要進一步完善。如哪一類零部件可以再利用,哪一類不可以。對于可再生零部件,其使用性能恢復到何種程度,“再生”使用壽命又必須達到多少年限都在考量之列。以前,在商用車零部件回收方面沒有詳細的法律條文作為依據,我認為國家應該完善在這一領域法律法規的建設。(來源:中國汽車報  王星)